又至中秋话中秋

来源:普陀区侨联       发布时间:2018/9/30 9:27:35

字体:【大】【中】【小】

  又是一年花好月圆时。中秋佳节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也是传承弘扬中华优秀文化的重要载体。有道是“每逢佳节倍思亲”,此时此刻,邀明月、伴花开,共叙月夜思念,共享文化盛宴。就一般意义上来说,中秋节引申出的圆满主旨,既是农耕社会在秋天收获而带来的生活美好感,也是基于“天人合一”的观念,让月亮的圆满与亲朋好友欢聚的圆满形成一种联想关系的同时,并在品尝圆圆月饼的美味中感受到亲情友情的幸福。

  中秋赏月,作为给无法相聚的海外亲人来说,更是一种心灵上的慰藉,就在于“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当远隔千里之外的亲人,能够在八月十五晚上,共同望着满月时,因为被同一个月亮所笼罩,彼此的心理就好像得到了稍稍的满足感。但是,这种“千里共婵娟”的观念,在现代社会却受到了撞击。晚清时期,出任旧金山总领事的黄遵宪在任上归国,置身在大洋彼岸,由于耳濡目染异域风俗,就对中秋望月有了全新的感受。他当时所作的《八月十五夜太平洋舟中望月作歌》一首,就曾经感叹道:“大千世界共此月,世人不共中秋节。泰西纪历二千年,只作寻常数圆缺。”

  那么,如何保护传承传统节俗,如何传承那些并不依赖特定社会土壤的文化因子,如何给传统节俗注入新时代的文化因子,如何让传统节俗在丰富人们的精神和物质生活中继续发挥重要作用,如何让节俗文化成为增强民族凝聚力和维系群体生活的重要纽带,这是需要我们每逢佳节倍思“考”的问题。从本质上说,岁时节俗本身,就是人对自然的一种掌控和超越,世人对时间刻意的一种节律调控。如同人们设计历法来分配人的生活时间一样,人又进一步在时间节点上,根据身心的需要、根据社会生活习惯和人际交往的需要,逐步安排节日礼俗,并在全社会形成共识。所以,这里的关键,不在于该不该呼吁保护和继承,而是我们究竟该如何去做。

  比如中秋集体性的赏月活动,在丰富我们审美生活,增进人际关系和谐方面,还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还有中秋节亲友间互赠月饼彼此问候的习俗,也是增强交流、增进感情的很好方式。也许,在今天,传统礼俗的现代转型面临的更为严峻的问题,倒不是传统土壤的变异或者消失,而使得礼俗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而是消费经济的无孔不入,豪华而不实用的月饼包装。诸如此类,会把传统文化礼俗的多元化逐渐转变成营销目标的一元化,把民众裹挟进一种非理性的消费氛围中。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更需要呼吁学者的倡导、文艺的创作、民间的护植,来养育传统习俗的现实土壤。

  一个事物能否世代相传,就看它是否具有普遍认知的价值和参与社会生活的功能,否则认同感无从谈起,持续感自然表现难以为继。在四大传统节日中,中秋虽然成型最晚,但影响最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中秋节的功能性随着时代的变化而调整,并且贴近民众生活的需求。除夕、清明、端午,都与某些不安定的元素结合在一起,惟有中秋,围绕着“秋月”与“圆月”,形成了劳作实践与诗意栖居、况味自然与敦化人伦的完美融合,是中国古代少有的可以起到安顿精神的节日,虽然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节俗内容,但是能让中秋节保持自发传承的动力,是其在不同社会时期所表现与发挥出来的一以贯之的“社会功能性”。

  今天,传统节日要适应当代生活,需要积极探索其在民众生活中的文化谱系重构模式。2006年,中秋节被国务院列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于2008年正式成为国家法定节假日。这些年来,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如果传统节日的影响力逐渐淡出民众的生活,其所负载的精神内涵,也就是我们说的“非物质文化”就会有表面化和空壳化倾向,表现出文化谱系缺失和断裂的状态。中秋节在不同的时代表现出不同的功能,“秋月”与“圆月”作为认同性达成的关键词,将中秋节所蕴含的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先苦后甜的社会劳作观、企盼阖家团圆诸事圆满的人伦幸福观等文化心理逐渐融合,使得中秋节表现出的社会调节、缓释功能与其展示出的独特的民族浪漫气质完美融合,一言以蔽之,就是对“美”与“好”的追求和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