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妈宝”、“娘炮”之类

来源:普陀区侨联       发布时间:2018/9/30 9:27:35

字体:【大】【中】【小】

  先说说一个关于词语方面的事,在《现代汉语词典》(商务版)和《当代汉语词典》(辞书版)两种词典中,对“吐”字的释义和举例中都只有“吐沫、吐血、呕吐”等词条,没有“吐槽”这个词。另外再如还是这两种辞书里,对“悲”字的词语条目,分别有“悲哀、悲惨、悲愤、悲观、悲凉、悲壮”等十几、二十多个词条,但没有“悲摧”。这表明“吐槽”和“悲摧”是近两年由网络词语而走红而成为新词。

  “吐槽”的意思大致为对某事某人或某现象、做法的不满、否定,以致嘲讽反对。

  “悲摧”的意思除了原本含有的“悲哀”的意蕴外,增加了受打击、遭冷落、被嘲讽等新的含义。

  汉语有强大的造字造句功能,随时代前进、社会发展、生活变化,不断产生新的词汇,语句,是语言发展的自然现象。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飞速,如此规模,几乎让人目不暇给、跟不上趟,真是丼喷似的向外冒,几天不看报、不看电视新闻,仿佛山中一日,世上千年的感觉。

  标题中两个词,“妈宝”不单是妈妈的宝贝意思,而是指长不大的男孩,缺乏独立性,没有主见,什么都由妈做主的男青年,这样的男性在相亲节目中,多不受女孩喜欢。而另一个词“娘炮”,只要看过小品演员文松扮演的众多角色,那种夸张的娘娘腔表现,同样也多不受待见。由这两个词语引发我的联想,语言既是稳定的,有规则的,几千年的历史文化传统告诉我们从哪里来;语言也是发展的,有创造的。不断有新词产生出现也不必大惊小怪。规则须遵守,创造也能宽容,也应明白我们要想往哪里去。语言有自身选择存在或淘汰的能力。由于网络的发展,手机的普及,人人都是自媒体,“造字造句”不再是专家学者的专利。于是这些年新词新句花样翻新,层出不穷。诸如“喜大普奔”之类一味追求眼球效应,只是把四个成语的头一个字拼凑在一起,既无规则可言,也无新的创意。然而在巨大的网络狂欢裹挟下,我看到一些报纸也在标题党的思路下追波逐流,刷存在感。

  语言的继承发展、创造融合,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二十年前的“拷机”、“呼我”等词语随科技发展、生活变化,手机的普及,这两个词已经消失淘汰,只在反映当时生活的文学作品中出现,显示年代感,零零后的孩子自然陌生了。再如风行一时的“酷毙了”、“哇塞”等等现在也少见了。“神马”也会远去,“浮云”也会消散。“吃瓜群众”也在提高自己的审美或审丑能力。语言在这种自然选择、淘洗、沉淀过程中,净化、稳定、创新。一两个词语可以标榜潮流,但是人云亦云也会丢失自己,消解对生活的感悟,再“给力”的热词也给不上力。我们既不保守排斥,也不追波逐流,稳定和变化是辨证统一的。然而,像“小鲜肉”、“精猪男”之类的流行,究竟是想象力的出奇还是想象力的匮乏?不知到底是属于文化的自信还是文化的不自信?语言从来就有雅与俗的区别,这里的“俗”应该是通俗而不是庸俗、媚俗、恶俗。

  我们的文化自信源自于中华文明的基因,千流同源,这个“源”和“根”就是语言文字。

  中外文化在互鉴互学中繁荣,语言文字亦然。汉语从日语中移植了许多政治科技词语,同样英语也吸收了如“饺子”、“广场舞大妈”之类的中国词语。时代感和庄重感不可偏颇。

  这是一个全民造词造句的年代,众声喧哗,然而不能失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