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入“一带一路”沿线金融机构,在世博园区建立以新开发银行为核心的金融集聚区和开发金融生态体系

来源:黄浦区侨联       发布时间:2016/4/18 14:56:58

字体:【大】【中】【小】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须围绕"一带一路"战略进行布局优化,推动形成更好服务于企业走出去的金融生态体系。以新开发银行选址上海世博园区为契机,加大"一带一路"沿线开发金融机构的引进力度,在世博园区建立以新开发银行为核心的沿线金融机构集聚区和服务走出去的开发金融生态体系。利用集聚区内地理联系的便捷性,更好地推动与沿线金融机构之间的政策沟通,增进与沿线金融机构之间的业务合作,建立投资信息分享和交流机制。从上海自贸区改革和布局完善角度,探索将世博园区相关区域纳入自贸区金融试验改革的地理范围,为国际开发金融发展和机构间合作提供便利化的制度环境。

  一、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融入"一带一路"战略的现实困境

  我国金融业发展起步晚,金融市场发展不够成熟。短期看来,上海金融中心尚且无法为"一带一路"沿线提供全方位融资支持;由于投资信息缺乏和可能的投资风险,国内金融机构在沿线投融资服务中并不占据优势;同时考虑到上海的地理位置,上海与"一带一路"沿线的金融联系并不紧密。

  第一、尽管上海金融中心的国际影响力在逐步增强,但上海金融中心在资本等金融资源集聚方面能力尚且缺乏。在应对"一带一路"沿线融资需求时,并不能提供足够有效的资本供应,为沿线项目提供大规模融资支持的条件尚不具备。

  第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情况复杂,信用体制不健全,上海本土金融机构缺乏海外投融资经验,对沿线相关国家情况缺乏了解。当前上海金融中心缺乏"一带一路"沿线产业和投资政策的研究信息披露,企业走出去和金融机构对外投资缺乏有效的信息支撑,在投融资实践方面的竞争力甚至弱于本地企业。

  第三、在"一带一路"区域金融合作中,相比国内"一带一路"沿线其他省市区的政策实践,上海缺乏地理位置优势。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传统竞争优势在"一带一路"沿线的政策实践中难以有效体现。如何准确定位上海的政策着力点和整合上海的金融服务资源,更有助于其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优势发挥。

  二、建立以新发展银行为核心的"一带一路"沿线金融集聚区

  新开发银行落户上海至今,尚未形成新开发银行的政策红利和相关金融产业集聚优势。上海需创新思维,立足上海比较优势,以新发展银行落户为抓手,通过金融中心功能布局优化,推动形成以新开发银行为核心的服务"一带一路"战略的"开发金融"产业体系。

  (一)吸引沿线金融机构落户上海,解决投融资合作政策沟通困境

  "一带一路"战略下,上海国际金融中心须注重与沿线国家间的业务联系,在推动金融企业走出去的同时,加强引进金融机构,通过吸引沿线国家金融机构落户,发挥投融资协调和信息交流功能。沿线金融机构对本地区市场具有信息渠道优势,推动上海本地金融机构与沿线金融机构合作有助于实现优势互补,降低信息不对称可能产生的市场风险。在对沿线投融资过程中注重发挥本地银行的积极性,利用其业务网络和现有征信体系等制度和政策便利降低投资风险。

  吸引沿线国家金融机构落户上海,有助于推动本土金融机构与境外金融机构在属地建立投资合作伙伴关系,推动投资信息分享和相关政策机制对接,为中国对外投资企业提供更多的投融资配套服务。目前,在上海金融中心注册运营的外资金融机构主要以欧美发达国家银行业为主,"一带一路"沿线有代表性的金融机构尚且存在缺位现象。因此,需要有重点、有针对、有步骤地引入沿线国家相关金融机构,对于部分尚不具备开展国际业务的沿线国家可在短期内推动建立办事协调机构,就成员国内的金融和产业政策进行充分沟通协调。

  (二)推动形成以新开发银行为核心的沿线金融集聚区

  上海金融中心服务"一带一路"战略,不仅需要通过自身功能完善服务"走出去",同时也需要通过沿线金融机构的"引进来",提升上海金融中心的发展能级,便利机构间常规化交流。上海可利用新发展银行落户的契机,结合后世博规划,在世博园区建立以新开发银行为核心的"一带一路"沿线金融集聚区。

  目前世博园区尚存充裕的规划空间,相关保留场馆具有较强的地域特色,引进沿线具有代表性的金融机构与世博园区的环境较为匹配。机构引进注重国别和地区覆盖度,做好先期摸底排查工作,除已在上海注册和运营的沿线金融机构外,需要重点围绕"六大走廊"建设、国际产能合作、战略支点国家和重点建设项目等,有针对性地引入相关投资及相关配套金融机构,包括政策性金融机构等。

  (三)对在世博园区建立金融集聚区的政策考虑

  "一带一路"沿线投融资具有开发金融导向,以推动区域增长和可持续发展为目标,与新开发银行的目标和宗旨相一致。推动在世博园区规划建设"一带一路"沿线"开发金融"集聚区,有助于增强沿线金融机构间资本、信息以及发展知识的分享与交流。新开发银行具有资金银行和知识银行双重功能,其落户上海对于进一步推动金融资源集聚具有非传统意义,将为上海金融中心建设注入新的活力。

  后危机时代,全球经济格局调整,中国要进一步突出其对区域增长的责任与贡献,以新开发银行落户为契机,结合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功能和布局优化,有必要推动开发金融产业集群的发展。相比传统商业金融机构,集聚区内引入的沿线金融机构非主要出于商业盈利考虑,相关机构入驻世博园区有助于与新开发银行的政策互动和信息交流,有助于节约办公场地等经营成本支出。

  三、以"一带一路"金融集聚区为载体,推动与沿线金融机构合作

  (一)建立上海本地金融机构与沿线金融机构的政策对话平台

  国内金融机构参与国际融资的最大问题在于信息不对称产生的投资风险,通过增强与沿线金融机构的信息交流有助于降低投资风险。因此,可通过新开发银行牵头,重点打造集聚区内"一带一路"沿线投融资洽谈平台和品牌,建立本地金融机构与沿线国家金融机构间政策交流和信息分享机制。比如,及时跟踪和收集世界各地投融资信息,定期以国别为单位共同发布沿线金融和经济环境政策报告,不定期发布相关投资风险和项目信息,及时汇聚和分析相关信息,通过新开发银行平台推动其在上海金融机构间的信息分享。

  新开发银行不仅作为资金银行,同时还是知识银行。因此可充分利用"新发展银行"知识银行功能,借助世行、亚行等"外脑",为相关国家经济发展提供知识支持和发展引导,对相关项目选择提供合理的政策建议。

  (二)以沿线金融机构为主导,推动投融资合作和实现优势互补

  考虑到沿线本土金融机构在本地投资过程中的竞争优势,上海金融机构可以扮演投资合作者角色,发挥沿线金融机构在"一带一路"投融资过程中的主导作用。发挥相关机构与本地投融资项目的信息优势,发挥其与政府及社会部门的桥梁作用,在具体投资项目中推动国内金融机构与沿线金融机构间的合作伙伴关系,必要时,引入第三方国家金融机构,实现利益共赢。

  与此同时,发挥新开发银行投融资协调功能,推动集聚区成为多头资金主体汇集和投资交流平台。以集聚区为载体,建立投融资洽谈平台,邀请相关机构参加,并形成定期交流和会晤机制,共同就投资项目进行合作洽谈,探讨投融资的风险和收益等问题。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基础设施融资主体和渠道较为分散,除国内金融机构外,"一带一路"沿线还存在其他各类资金主体,除世行、亚行等多边金融机构外,还有私募基金、养老基金、各类主权基金以及其他政策性金融机构。此外,可以此为平台,在金融机构与投资者间业务撮合的基础上,推动国内金融机构之间的业务合作,推动各类银团项目贷款,组建各种"专业化"和"体系化"的投资基金。

  (三)以集聚区为载体,打造服务于企业走出去的金融生态体系

  企业走出去过程中缺乏投资信息、资金和保险等综合服务配套。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可起到金融信息中心和金融资源枢纽作用,可以集聚区为平台,进一步整合和完善相关服务,鼓励法律、信用担保、对外保险、投资信息咨询、产权交易、贷款授信和股权投资等投融资综合配套机制建设,形成有效服务"一带一路"战略的金融生态体系。这一过程中,上海金融主管部门应积极发挥资源整合作用,通过积极的信号指引推动相关金融机构的业务发展和方向转型。

  针对沿线国家投融资信息和金融市场欠发达等情况,可借助集聚区内与沿线国家驻沪金融机构的联系便利,开展对相关国家企业资信调查协作和投融资贷款监管等政策合作,探索推动沿线国家金融配套政策体制改革。推动沿线国家之间建立金融监管合作,从银行资产安全、金融市场稳定、现有国际金融监管机制等角度进行监管合作。

  此外,考虑到集聚区相关金融改革的实际需求,进一步探索自贸区功能扩围问题,将集聚区金融改革纳入自贸区管理体制内,鼓励集聚区内的沿线金融机构开设自由贸易账户,促进境外投融资便利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