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长风邂逅艳阳婚礼纪念盛典

——忆已经尘封六十年的一些“桥段”

来源:普陀区侨联       发布时间:2017/10/31 12:10:30

字体:【大】【中】【小】

  2017年10月27日是我们俩终生难忘的一天。这天,正是金秋十月、秋高气爽,特别是这天骄阳高照、风和日丽,在阳光照耀下,微微有些出汗,这给参加这次"最美长风邂逅艳阳,艳阳度假第二届圆梦之旅婚礼纪念盛典"——‘关爱老年人,欢庆十九大’长风新村街道2017年敬老主题活动的29对银婚、金婚的老人,带来了很大的温暖,让原本大家顾虑穿婚纱会受冷的担心倾刻消除,这是老天爷眷顾老"新人们"的心愿。我们俩今年正值六十周年结婚纪念之囍,得到了长风新村街道侨联秘书长苏樊老师的帮助,很幸运获得了长风新村街道老龄工作促进会的厚爱,给了我们参加这次盛典的机会,确实让我们无比激动和感谢!这次盛典非常隆重和温馨。各个有老"新人"参加的居民区都安排了民政干部全程搀扶陪同,照料有加;负责给"新郎"更换"骨感紧身西装"或者给"新娘"更换婚纱的工作人员都很耐心细致;同样,美化"新郎""新娘"的化妆师,总是轻轻地‘涂脂抹粉’,还会不停地问"我的用力重不重";摄影师们更是跑前跑后,为了给老"新人们"留下最美好的历史见证。"婚礼"开始,安排老"新人们"‘走红地毯’的重要仪程,29对老"新人"在来宾们的鲜花挥洒下和闪光灯的闪耀下,缓步走上红地毯进入婚礼礼堂,受到了来宾们的一派祝贺声,这对老人们来说,是在重温"婚姻的初心"。在婚礼上,区民政局、长风新村街道、艳阳度假公司等领导都到盛典现场,给老人们发表了祝福讲话,温暖着老人们的心。婚礼上还表演了精彩节目、抽奖助兴,最后让老人们分享"结婚"大蛋糕的甜蜜,永远回味。极为热闹的盛典,让老人们沐浴在伟大的新时代中的党和政府对老人的敬重、关爱和温暖的阳光下,感到无限幸福!这样的画面,怎能让人忘怀!在这里我俩要向举办这次盛典付出了精力、物力的单位领导和所有的工作者表示衷心的谢意,您们辛苦了!

  这次盛典,让我们自然而然地回想起过去已经尘封了六十年往事的一些"桥段"。

  一、美好的启蒙

  我们俩的连理之囍,是发生在1955年的下半年,位于佘山之顶。我们俩是在人事干事的红线牵引下,经过近二年的恋爱生活,终于在1957年10月1日,由担任佘山天文台工会主席当证婚人、所有工作在佘山顶上的职工,聚集在大活动室,举行了一个大家给我们祝福的"婚礼";并由组织上开具了结婚证明,到相距佘山三里外的陈坊桥镇政府办理了结婚证书,这样就完成了法律上和事实上的结婚全部过程。唯一奢侈的是我俩到上海南京路上有名的"王开照相馆"拍了一张结婚照,留下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见证身影。

  我们俩的恋爱生活很简单、但也很真实。没有甜言蜜语,也谈不上浪漫,我们彼此交流各自的家庭和本人的情况,实情相告。我回忆中记得她的大哥为了保护妹妹‘不被欺骗上当、遗憾终生’,背着我们俩到我的父母家造访‘踩点’,了解真实情况。至于我们的性格、人品、优缺点等方面,因为我们是共同工作、生活在一处区域不大的佘山之顶有二年时间,那真是直白无遗,绝不可能有藏匿的地方。我的性格比较急躁、而她的性格比较温柔,有差异,但只要彼此能够真心相通,相互理解、相互包容,这就能为今后的婚姻生活、偕老终生奠定坚实的基础。

  讲起我们的结婚"嫁妆",就是借用了单位一张双人床,我们俩采购了双人床单和双人被头,而床褥、枕头就是用我们俩原来用的单人床褥、枕头合拼在一起,也蛮合适、实用。而婚房就是佘山顶上的宿舍,很简单、实惠。

  俩"亲家"的见面,也很简朴、在理。那是在1957年的蚕头收获季节,我们俩安排双方父母来到佘山,陪同父母们游玩了佘山天文台、教堂和东佘山的"乾隆皇帝游江南"时走过的一条羊肠小径。用我们俩自己种植的蚕头,烧了简单的饭菜,美餐了一顿,这就是"亲家"初次见面的场景。到我们俩正式办理结婚的时候,没有宴席,只是给父母们送上了一大包喜糖,既是给父母们的,也是请父母们代我们分发给亲朋好友的。

  以上就是我们俩从相识、相知、相恋到合法完婚的全过程。与现代青年们的恋爱、结婚的观念、排场相比较,真是天壤之别,拿现在的话说就是"裸婚"。当然,时代不同了,观念也不同,是无法同日而语的。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恋爱双方必须以真心换真心来交流感情、来发展感情、来巩固感情,才能做到同甘共苦,不离不弃,相伴一生。

  二、生活的砥砺

  在我们俩结婚的时候,由于我们是一对"平庸之辈",对婚后的生活根本没有丝毫前瞻性的"规划",也没有什么安排与思考。我们婚后九个月起,曾因为她的工作变动和响应党和国家发出"四个面向"(面向农村、面向工厂、面向边疆、面向基层)的号令,我们曾过着聚少离多的十年左右的婚姻生活。所以,我们的两个孩子从小的抚养、教育,绝大部分是由她担当了下来,尤其是当孩子夜里生病的时候,更显困难无助,正是需要我的时候,我却远在远方,无法帮助她,去分担我应尽的家庭责任。所以,在家庭的责任上,我是永远愧对我的老伴的。由此,给我的感受是"中国的女性既有她们的事业与工作,也充分发挥了她们‘母性’的天性,她们又义无返顾地承担起了家庭生活和抚养、教育孩子的绝大部分的责任,是既主外又主内的‘顶梁柱’。由此,我认为当男女双方结婚以后,家庭是需要双方共同来经营的,各方都会有事业和工作,而家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和抚养、教育子女也应该是男女双方的责任,古话说得好:"养不教,父之过。我们俩的生活不算坎坷,仅仅是出现一些涟漪、不是理想中的一帆风顺而已。但是,说明一个道理,一个人的人生道路不会像幻想中的这么理想,你会随着意想不到的社会变迁、时代进步、个人所处的环境的变化等等因素的变异而发生变化,应该要有这样的思想准备,人生必定要经过生活的砥砺,才能够使自己的人生,从无知、感知、成熟到运筹帷握。这可能是人生的必然规律!

  三、回人生原点

  经过几十年的生活砥砺,我们俩获得了人生是不可能时时、处处是芳草、而必定是"人间正道是沧桑"的感知,来引领我们俩今后的人生。随着孩子的长大成人,尤其孩子们到了各自成家立业以后,从我们俩组建的家庭中游离出去。我们俩也就从原来的二人世界,然后生育孩子,从3到4,成为一个多人家庭,而现在又回到了我们俩人生的原点——二人世界,这是足足经过了20多年的时间。但是,现在的二人世界与原来的二人世界,从年龄上、身体素质上来说,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前者是奋发有为的朝气之年,而后者已是逐渐衰退的迟暮之年。我的老伴在夕阳之年,由于已经退休,又无孩子牵挂,她上了"老年大学",学习了她感兴趣的班级、参加了她感兴趣的群体活动,丰富了她的夕阳生活;而我还在工作,因为我的老伴有了她的活动圈子,我在白天可以没有牵挂,我仍积极全身心地投入了工作,参与了单位的改革,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所以,我是由本单位向上海市有关部门申请,被批准延长三年退休。正式退休以后,我又被原单位的领导安排到部属在上海的一家公司去协助他"扭亏为赢"的工作,长达近五年之久。所以,在我们俩的夕阳之年,都找到过适合自己发挥余热的所在,这确是一件愉悦身心之事。如今,我们俩已步入耄耋之年,今后会有很多"力不从心"的事,需要我们俩共同去面对,当我们俩还能自理的时候,我们遇事绝不"盲目蛮干","超越"自己的能力,造成既对自己伤害又给子女本可避免的麻烦,尽可能地减少影响子女的工作、生活的精力;也尽可能地让自己不要脱离社会、脱离群体,被社会边缘化,成为一对"呆人。""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一定要相扶相依到终生,这是从爱情到亲情到责任的必然要求。

  "人生如戏"。我们俩的一生是一场既没有跌荡起伏、悲欢离合的戏本,也没有轰轰烈烈、流芳百世的剧情,只是平平淡淡的"烟云"。我们俩希望在谢幕之时,不给自己或者别人留下遗憾。美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