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牵引“风筝”飞翔

来源:普陀区侨联       发布时间:2018/1/24 9:02:17

字体:【大】【中】【小】

  电视连续剧《风筝》终于落幕了,我们这段时间也成了追剧老人。

  以前也看过不少谍战剧,尽管也曾被吸引,但这次的《风筝》却别具魅力。剧本故事独特厚实,情节曲折跌宕,人物形象复杂丰富,演员的角色演绎到位。剧中主要人物(风筝),从抗战到解放,潜伏在国民党军统高层的郑耀先(“鬼子六”,后以国民党留用人员周志乾名字存在)历经无数艰难曲折、在几方追杀下生命危急。直至解放后他仍然隐性埋名,不忘初心,为完成任务而不计个人得失,最终不仅擒获了他的徒弟、国民党高级特工宫庶,并且揭穿迷雾,找到使观众意外的潜伏在我党几十年的国民党高级特工“影子”韩冰。而作为他的另一名徒弟的马小武同样个性鲜明,在屡次执行任务中不断成长成熟成功。剧中构成郑耀先既是对立面,又在后期因特殊事件遭审查的女公安科长韩冰的交往相处中,抽丝剥茧地层层推进故事,展示人物心灵深处的党性坚持和情感折磨,而始终牢记一名共产党员和高级特工的双重人格。

  郑耀先在同林桃认识之前真正喜欢的是程真儿,程真儿她为自己爱的人编织毛背心,她说“这样敌人的子弹打过来时,可以不那么疼”。但在爱的花苞还来不及开放时她就惨遭暗杀,郑耀先抑制住悲痛继续潜伏。同郑耀先单线联系的陆汉卿,为保护他(风筝)不暴露而受尽折磨后,用竹签插进自己头颅壮烈牺牲。郑耀先面对同志的牺牲不能挽救而痛苦,为党的事业继续潜伏,在军统、中统和不明真相的游击队三方追杀下经受的巨大折磨。

  担任本片主演兼导演的柳云龙,在片中延续了他以前在多部谍战剧中的风格,缓慢叙事,沉静对白,如层层剥笋般展开故事情节,推进人物命运的发展变化。

  该剧里面对反面人物宫庶和延娥的塑造,同样个性鲜明,各显不同,《风筝》的口碑好于预期,除了剧本基础扎实,演员到位及音画拍摄多方协作努力外,鲜明的价值追求和信仰执着是使“风筝”永不断线的一曲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