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田园将兴胡不归

——我为什么选择“落根上海”

来源:闵行侨联       发布时间:2018/6/14 9:23:01

字体:【大】【中】【小】

  晋宋文学家陶渊明在他的抒情小赋中说:“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诉说了他辞官归隐后的心情感受。我今天借用他的话作文题,把“芜”改成“兴”,同样表达了我离国多年,“渴望把一生最美好时光留在祖国家园”的内心感受。

  一、游子返乡 痴迷心醉

  我全家都是改革开放和统一战线政策的亲历者、实践者和受益者。开放之初的1981年,我就作为中科院核技术考察团的一员,访问意大利、法国和罗马尼亚;次年,我老伴国家公派赴美国进修二年;1986年,我再赴巴黎,以高访学者的身份与法国国家科研中心开展了长达十余年的交流合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女儿、女婿、儿子、媳妇先后获得了法国巴黎大学、里昂工学院的博士和硕士学位。

  退休20多年来,我三分天下,在上海、巴黎和蒙特利尔三座城市轮流生活,悠游于中外文明之间,汲取东西方文化的精华,尽情享受改革开放带给我的幸福生活,被纽约《世界周刊》喻为“快乐老海鸥”,说“神仙过的日子也不过如此!”

  但是,海鸥老了,十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已经有点不适应了,摆在现实面前的实际问题是,必需选择一处栖留下来,作为养老和终老的地方。然而,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三个城市各有特色,犹疑徘徊十多年,一直难做最终决择。

  2017年春,我和老伴在漂泊海外多年后飞回上海,汽车从机场驶往市区的一路上,树木繁茂,鲜花盛开,移步换景,芳华绽放,处处散发出青春的光彩;路上行人个个衣着得体、式样新颖,脸上尽溢欣喜和满足;沿街的店铺里,商品堆积如山,琳琅满目,眼花缭乱。睽违多年的故乡,美得让人心醉,醉得让人痴迷。

  二、岁月苍茫 往事如烟

  不尽往事红尘里,回忆我37年前首次出国的寒碜情景,不禁感慨万千。那时我连一件完整的衬衣都没有,衬在羊毛衫和外衣里面的是“假领子”,外衣也是我老伴用缝纫机自己裁制的。每月几十元人民币的工资,再加布票紧张,根本没有条件购置好点的衣服。出国,代表中国科学院出访,总不能穿这种衣服出去吧!

  政府考虑到了这一点,给每位公派出国人员发放500元人民币的“置装费”,并开具证明,让我们到当时只对外国人开放的“友谊商店”购置出国衣物。我手头有一张我老伴1982年公派赴美时,被批准赴“友谊商店”购物的清单,这张编号08649的通知单规定,出国进修二年,可以购买“呢大衣一件,毛料制服三件、雨衣一件、箱子一只、袜子四双、香药皂15块、皮裤带一条、皮鞋二双、礼品三十元”。并注明,不得购买上述物品以外的商品。同时还规定,只能8月6日进去一次,不得携带家属,如果发现“借用”“冒用”,将报告有关单位追究。以上种种严格细致的规定,说明30多年前,物资是如何的紧张,就连袜子、香皂、裤带等小商品都供不应求。

  五年后,我再赴巴黎,与“法国国家科研中心”开展合作研究,一下飞机,法国给我的第一个月工资是7000法郎,约合8400人民币,而我当时的国内工资是72元人民币,也就是说,飞机起落的之间,我的收入一下子陡升了一百多倍。我法国一天的收入等于中国两个月的工资。在法国工作一个月,就相当于中国工作五、六年,如果在海外工作一年,回国后就可以「颐养天年」不用工作了。

  这个差距还不算大,知名作家余秋雨在他2013年出版的“吾家小史”中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因为发表了四部艺术戏曲方面的著作,工资连升两级,从月薪78元升为87元。一位与我同年龄、同专业的香港教授对此深感惊讶,说他工资是我整整一千五百倍。我却为他担心,‘这怎么用得了啊?’”

  海外的高收入,对于当时月工资只有十多美元的中国人来说,无疑是“一步登天”、“一夜暴富”,其冲击和震撼是很大的。所以人们羡慕出国、争相出国、出去后滞留不归,都是不足为怪的。

  三、春回大地 万物复苏

  “有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1978年,在邓小平的倡导下,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历史征程。40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中国经济发展速度世界第一、外汇存储世界第一,经济总量世界第二。中国人民用自己的双手谱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的壮丽史诗。

  回国不久,参加一位老同事的聚会,他们出国三十多年之后,终于叶落归根回来了。酒酣耳热之际,有人提问主人是否记得当年离国时“再也不回来了!”的锵锵誓言。他激动地站起来动情的说:“是啊!做梦也没有想到,国家的变化会有如此之大。当年国内物质匮乏,精神文化生活单调枯燥,刚刚过去的种种政治运动的创伤还心有余悸。改革开放之初,移居国外,曾经令多少人倾倒神往。我当年确实是抱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壮烈心态出去的,为了表示决心,我们把房子卖了,刚刚起步的事业也放弃了,带着家庭团聚、安享晚年的憧憬,提前办理退休远涉重洋来到子女身边。然而,现在不同了,华夏崛起,国泰民安,物质丰富,文化繁荣,不出国门就能追随世界潮流享受现代化的物质生活,又能感受中国文化传统精神中特有的悠闲和安适。卅年风水轮流转,当年一蜂窝竞相出国的人中,与我们一样开始考虑叶落归根回家乡安度晚年的老人是与日俱增愈来愈多了。”

  大家对他发自肺腑的讲话,深有同感。在地球上转了大半生和一大圈之后,还是感觉家乡最好。于是,我和老伴决定叶落归根留在上海不走了。虽然放弃了加拿大绿卡,因而丧失了加拿大老年金,但并不影响我们的生活,我现在每月都收到中、法两国退休金,绰绰有余供过于求。人到老年,比起金钱,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的满足和充实。

  四、叶落归根 享受晚年


  莫言有金句说,“没有身体健康,什么都是浮云一片!”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说,“活着,要让自己高兴!”,文中引用著名导演冯小刚的话:“年过半百终于活明白了,让自己高兴才是真格的,其他全是瞎掰。钱挣得再多又怎么样?能带走吗?去西山采景,看了十几座百年大宅,主人均已无处可寻,拿钥匙的全是不相干的人。”的确,此言不虚。钱挣得再多,真的带不走一锭。财富,够用就行,有钱难买老来寿,关键,是要让自己活得开心。

  “开心”的关键只有一个,那就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度过自己想要的人生。我一生不烟不酒,不上牌桌,不下舞池。回上海一年多来,我像久旱的枯草,尽情地享受读书和写作的快乐。虽然我只是把它看成是闲暇时的消遣,苦闷时的寄托,但它充实了我的生活,带给我无限的乐趣。

  在上海,我还担任一些社会工作,参加许多社会活动。去年,我的书架上又增添了多份荣誉证书,有中国致公党中央委员会颁发的“社会服务工作先进个人”,和致公党上海市委员会授予的“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学习实践活动先进个人”,还有梅陇镇党群办授予的“侨联终身荣誉顾问”证书,上海辞书出版社,年内还将发行我的一本《选集》。

  生活在上海这座充满朝气和活力的城市里,与海外的孤独和寂寞形成强烈的对比和反差。在这里,我生活丰富多彩、富含情趣,忘却了自己的年龄。古今中外的医学都证明,生活充实美满,内心就会快乐,精神就会充沛,产生出更多活跃的细胞来击退医学手段无法解决的病魔。这也就是为什么坐八奔九的我,腰不弯,背不驼,思想敏捷,步履轻快,连头发都保持天然乌黑。

  我庆幸自己长寿,能够赶上充满希望的好时代,能够充分享受改革开放40年的巨大成果。加上“树叶对根的怀念”,我和老伴一致决定,叶落归根,留在上海不走了。上海老市长徐匡迪最近说,“在中国最辉煌的时候跑开,会终身遗憾!” 我决心在高水平全方位改革开放的新上海,再燃青春,活出晚年的精彩。